24小时联系电话:185 8888 888

评论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评论 > IBM+红帽将是怎么样的未来?真实逻辑解读

要闻

IBM+红帽将是怎么样的未来?真实逻辑解读

发布时间:2018/10/30 评论 浏览次数:15

51岁的红帽CEO Jim在接受采访时这样说,“I‘m in this for the long run. I’m young. I plan to to be here for the rest of my career.”、“我还年轻,我来这儿“跑马拉松”的,余下的职业生涯也皆在于此”,他为什么要作这样的表态?

考虑到IBM现在1100亿美金的市值,其对红帽高达340亿美金的收购估值,已经占到了IBM体量的约三分之一。这是美国信息技术领域的第三大交易,更是IBM历史上截至目前最大规模的一次收购。凡能创造历史记录的事件,内部论证过程必然相当激烈。因此,这是一场收购,但其意义也远超过一次普通收购,它更是两家公司,尤其是作为发起方的 IBM向新竞争格局的一次战略转型。

现在来看一下官方声明:

“IBM董事会主席和CEO Ginni Rometty的是:IBM will become the world‘s #1 hybrid cloud provider, offering companies the only open cloud solution that will unlock the full value of the cloud for their businesses。”

“红帽总裁兼CEO Jim Whitehurst 的声明是:Joining forces with IBM will provide us with a greater level of scale, resources and capabilities to accelerate the impact of open source as the basis for digital transformation and bring Red Hat to an even wider audience – all while preserving our unique culture and unwavering commitment to open source innovation“。”

Ginni主要强调了收购要达成的总体目标——世界第一混合云提供商;Jim则强调了背景动因——数字化转型;当然,Ginni和Jim都提到的则是开源和开放。接下来我们就围绕这三个关键词“开源、混合云(数字化转型)和红帽”,来探讨一下这桩百亿美金收购的真实逻辑。

>>> 问题一:为什么是开源?

巨头和开源的高额资本游戏,IBM不是第一个。今年6月4日,微软就巨资75亿美元收购了为各类开源项目提供免费托管服务的GitHub平台。考虑到把时间倒回去看,微软前任CEO鲍尔默还把开源称为“癌症”,剧情反转造成的轰动效应,不亚于IBM这次出手。

开源理念历史非常悠久,但这两年巨头们纷纷大手笔入局,正是契合了这个时代的三个新特点,分别是产业发展的不确定性、数据的重要性和信任的确实性。

1、产业的不确定性。华为总裁任正非讲过一句话,说华为已经进入无人区。因为华为发现当业务发展到一定程度,自己在很多领域已经进入领先者阵营,再往前走要向何处走,已经没有人可以充当领航员了,也没有人能做路线试错的工作,所以后来任正非讲未来华为的发展只要“方向大致正确”。

其实何止华为一家公司走到无人区,目光跳出技术圈本身,经济领域也是无人区。当人们发现“世界不再是平的”,当引领全球经济前进的“自由贸易”遇到了阻力,未来经济发展走势何尝不也是无人区。

但是没有人喜欢不确定性,资本市场不喜欢,企业管理者也不喜欢。不确定性代表投入产出难以衡量,按部就班的项目计划随时可能被打乱,组织的决策风险也在成倍提高。

这种情况下,开源就成了对抗这种不确定性的有力武器。一方面,将内部项目开源化,让社会外部力量共同参与、协作开发,可以一定程度上降低内部研发开支、有助于完善项目功能和提高项目性能;另一方面,可以帮企业内部减少试错成本,任何项目都有Bug,只分为发现和未发现两种,开源客观上可以帮组织减少试错成本,并进一步检验业务潜能。毕竟,如果一个东西免费都没有人用,还何谈未来竞争力?最后,在不确定市场格局下,人人都希望做到产品服务快速迭代,以迎合客户瞬息万变的需求变化,开源天生动态更新、实时调整的模式,更加符合了时代要求。

2、数据的重要性。在人工智能时代,尽管未来技术发展理念不尽相同,但是有一点是业界共识,数据正在变得越来越关键,成为业务发展的核心竞争要素。谁掌握更多的数据,谁就能掌握未来的知识。数据的重要性,让软件的商业变现模式发生了变化。

以往,软件平台通过售卖License可以盈利,但是利用开源获取数据样本一样可以盈利。通过开源模式,降低用户使用成本,可以帮助平台开发商尽可能多的吸收数据养分,扩充数据规模,做大用户规模,最终一样可以实现赢者通吃、强者恒强。谷歌(1011.39, -8.69, -0.85%)就是这一理念的践行者,它的移动操作系统Android平台和AI训练框架TensorFlow都是开源的,看似免费,但是客观上让谷歌赢得全球无数移动用户支撑和海量数据样本加持。

3、信任的缺失性。在不确定性的时代,当“试错成本”变得格外昂贵,也有一样东西的价值在随之水涨船高,这样东西就是信任。信任一种技术,往往就代表选择一种体系,被锁定在一个平台。因此技术选型,也是路线之争。而如何创造客户信任,也有两种方式,一种叫做不得不信;另一种叫做知根知底。

不得不信属于超大型平台,典型例子是苹果(213.11, 0.87, 0.41%)和亚马逊(1499.77, -39.11,-2.54%)。它们作为产业先行者、市场主导者,由于率先开垦出一片天地,由此掌握了庞大的用户规模,保持了极佳的客户体验和维持了相当程度的先发优势。它们拥有话语权,即使技术体系相对封闭,仍然能吸引足够的合作伙伴和其共建生态,这就是不得不信,国内的阿里巴巴(132.39, -0.99, -0.74%)也属于这个范畴。

但是封闭是一种特权,只属于少数人,不属于大多数。对于缺乏绝对控盘能力的玩家而言,开源则是相对的较优选择。在企业级市场,客户非常在意锁定成本,开源的技术体系可以极大程度降低客户在这方面的忧虑。如果不能让客户不得不信,就必须选择让客户知根知底。除此之外的其他道路,都会变得格外艰辛和不可行。

正因如此,一位大型机构的CIO曾对赛博故事说的一段话很有代表性,“AI技术选型的时候,我没有刻意选择开源,但是我接触的新技术都是开源架构的”。通过红帽的开源能力,IBM也将拥有更加丰富的方案组合,不受限于自身原本相对封闭的技术体系,对更多的客户具备讲故事的能力。

>>>问题二:为什么是混合云?

Ginni在声明中点出收购的目标,收购之后,IBM+红帽,是第一大的混合云提供商。

这个表述,有两个含义。

第一个含义是市场语言含义。正如所有人都知道世界第一高峰是珠穆拉玛峰,却很少人知道第二高峰是乔戈里峰和第三高峰是干城章嘉峰。对于任何玩家而言,掌握客户心智、保持市场存在感的一个重要方法,就是在某一领域拥有领先者市场地位和明确的辨识度,即使这个市场地位之前需要加上一个或者两个定语,也是奏效的。

所以亚马逊可以说自己是全球最大的公有云基础平台,微软可以讲自己是从IaaS+PaaS+SaaS覆盖最完整的云服务平台。IBM在云计算领域属于后来者,尽管它通过收购Softlayer保持了公有云领域的存在感,但是和领先者的差距是明显的。但现在,IBM在云计算终于迎来了一个响亮的口号:NO.1的混合云提供平台。这对IBM来说,是一个重要胜利,对红帽也同样如此。

第二个含义则是真实的市场需求含义。混合云的市场需求是真实存在的。

革命者,都是理想者。公有云的革命者,希望这个市场的计算需求是纯粹的,希望客户将自己的基础设施都放在自己的纯云平台上。让计算真的像水和电一样流到千家万户。

理想是丰满的,但是现实有时会略显骨感。尽管云先行者们教育市场多年,也有超重量级的客户选择了完全公有云化。但是依然有众多传统客户选择了两条腿走路,一些业务在公有云上,一些业务在自己的私有云上,形成混合云架构。Gartner曾经将其定义为双态IT,比如一些新型互联网业务放在公有云上,而另一些传统关键性业务则以私有云承载。

这个选型模式固然一方面有客户不想抛弃既有IT资产的考量,也有第一段落我们探讨开源优势中,“数据重要度“和“平台信任度”的问题。很多情况下,很多大型传统企业客户,并不信任第三方平台承载其关键业务数据,或者希望保留一个自我完全可控的基础设施平台。基于此种考量,在很长一段时间,混合云架构都是很多传统客户的现实选择之一。

而所谓数字化转型就是传统企业用云计算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等数字化手段改造自身业务的过程。IBM和红帽正是瞄准了这个市场空间,笃定很多客户不会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(纯粹的公有云)。在官方PPT中,IBM将其成为The second chapter of cloud unlocks value and drives growth,云化价值和驱动增长的第二篇章。

>>>问题三:为什么是红帽?

这几乎是一个最简单的问题,如同微软如果希望延续Basic的光荣历史,将更广大的开发者拥抱入怀中,必须选择Github一样。如果IBM希望最快速的延伸触角,在混合云领域占据主导地位,红帽也是一个必然选择,我们可以从开源软件的商业化问题说起。

对于开源提供商来说,开源百般好,唯赚钱煎熬。对于客户来说,开源百般好,唯人才稀少。

在红帽之前,有无数有情怀或者借开源上车的软件公司,它们中的大多数都折戟沙场,未能从这个市场获利。红帽成为少有的规模超过20亿美金,并正在向50亿美金迈进的开源软件公司,至顶网之前一篇报道这样分析红帽的成功因素,“红帽的成功原因:一个商业模式简单、透明,红帽一直坚持软件免费、服务收费,客户对哪些工作要付费非常清楚、放心;第二,与开源社区保持紧密联系,100%开源。”

两条原则,说起来容易,但是内涵并不简单。

服务收费,不同于软件版权收费,在软件价格为零的情况下,不能展现附加价值,就无议价空间可言。和开源社区保持联系,100%开源更是如此。在满足客户之时,如果不能将工作成果实时返回社区,就会形成技术分叉,导致独立版本无法从社区吸取养分,久而久之就成为“版本孤儿”。

从客户角度看,开源的好处是自由,坏处则是太自由。一般公司没有足够的技术人才储备,去维护一个要实时更新的开源平台;也没有足够的能力,去甄别哪一个开源版本适合当前业务需求;更没有足够的能力,用开源产品组合自己的技术生态体系。

而红帽在过去的数年间,就在充当以上的角色,它利用自己的技术甄别能力和服务支撑能力,尽可能的保证了开源的开放性和灵活性,又迎合了客户的稳定性和确定性。通过成为开源社区和企业应用的一座桥梁,红帽已经实现了连续60几个季度的业绩增长。

但是红帽有红帽的问题,超过20亿美金的规模,相比开源同行是壮举,与千百亿规模的传统软件巨头相比,则是小荷才露尖尖角。面对相当广阔的数字化转型市场而言,通过IBM遍布全球的营销、服务、支撑体系放大开源的力量,是红帽的合作动因所在。

>>>问题四:补充提问,IBM+红帽的风险在哪里?

每一桩收购的新闻解读中,必然有一条要说到充分发挥了1+1>2的作用。但是又不少收购,最后连1+1=2都很难做到。

IBM和红帽的联姻同样充满不确定,风险不在于业务逻辑,而在于文化磨合。

红帽的CEO Jim Whitehurst在上任之前,也是开源领域的局外人。在任职之后,花了很长时间思考开源文化的意义所在,他得出了一些结论,写在《开放式组织》一书中,我们曾在2017年有机会和Jim座谈制作“企业开源智库”特别节目,总结了其本人对此的思考,特摘录如下:

“在《开放式组织》中,Jim Whitehurst提出了一种全新的企业组织理念,即开放式组织。而之所以写这本书,很重要的原因在于Jim Whitehurst离开传统企业进入红帽公司后,深切地感受到不同企业文化对公司日常运营的影响。

Jim Whitehurst之前在达美航空任首席运营官。达美航空是一家典型的传统企业,强调层级和上下级服从。但到红帽担任CEO后,他发现这一切完全行不通。因为红帽公司是精英文化,个人影响力的建立源于个人的能力,而不是职位。

“我发现在真正地管理整个公司之前,我必须先要和大家一起工作,建立起公信力和影响力,这让我非常惊讶。”,这种强烈的反差引发了Jim Whitehurst的兴趣,他决定对这个问题进行研究,最终,“开放式组织”成为他的研究成果,他认为这种开放的文化和开放式的组织文化,对于传统企业正在进行的数字化转型具有非常重要的参考价值,也是红帽的精神内核所在。

“随着市场环境的不断变化,传统企业必然会面临运营方式转变的问题,以往的公司主要采用等级制度,这种模式在一定程度上会限制个人创造力的发挥。而红帽坚持开放的文化为创新提供了最好的氛围。“Jim Whitehurst表示。

Jim Whitehurst总结,“传统等级架构利于在静态环境中提升效率,而更开放的组织架构则擅长创新,驱动创新”。当下,传统企业普遍面临数字化转型的压力,急需快速重塑企业策略,以此释放员工的创造力。而开放式组织正好有助于此。”

之前,来自哈佛商业评论的一个调查显示,对于数字化转型,受访的企业负责人认为,文化的作用是大于流程和技术的。

但是,Jim总结的这种开放式组织文化,似乎和IBM几乎格格不入。多年以来,来自美国东岸的IBM,就展现了不同于美国西岸硅谷文化的截然不同。严格的流程、严密的体系是IBM的特点所在。自下而上的自由精英文化,不是IBM的传统,就连着装,IBM也是银行家式的。当红帽的自由文化和IBM的保守文化碰撞在一起,前者是否能保持足够独立性,后者是否能做到兼容并蓄,就成了很多人心中的疑问,也成了这个交易是否能够继续取得成功的核心问题所在。收购宣布之后,红帽员工的此类担心也几乎同时出现了,ZDNet美国站的记者立刻得到了一位员工的直接反馈:“I can‘t imagine a bigger culture clash.”

Jim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,在他的对外声明中,三次提到了Culture,仅比核心词Cloud少一次。他分别这样表态,“IBM is acquiring Red Hat for our amazing people and our incredibly special culture and approach to making better software”,“ IBM收购红帽就是为了不可思议的员工和无与伦比的特殊文化”;“What I know is that we will continue to focus on growing our culture as part of a new organization”,“我所知道的是,在新组织当中,继续弘扬我们的文化必将得到坚守”;以及“I hope we will help bring this culture across all of IBM. Together we can”,“希望同时努力携手将这种文化同带给IBM”。

或许怕这些语言还不够,51岁的Jim在接受采访时这样说,“I‘m in this for the long run. I’m young. I plan to to be here for the rest of my career.”,“我还年轻,我来这儿‘跑马拉松’的,余下的职业生涯也皆在于此”。

这是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时代,这是一个虚拟和现实交错的世界,这一刻也有很多东西值得去记录,供未来去回顾。我们更想讲一些有趣、有用的故事。赛博故事由科技媒体人高飞和他的伙伴们共同书写。

姓 名:
邮箱
留 言: